从小就出生在一个优越的家庭里,使得我做什么事都得心应手。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做为家中的独子,我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什么烦恼和忧愁都与我无关。读高中的时候,我因考试分数线还差几分,我后来就读的那所学校硬是不肯接受。父母用金钱不断的疏通关系,我才得以有幸在这所学校读书。才有缘认识我们学校的校花,使得校花是我的性奴,不过我也是催眠校花成性奴小柔的,要不也没有这么容易得手。
 
校花是我的性奴,催眠校花成性奴小柔 (图片与本文无关)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懂得自己跟其他人“与众不同”。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我去学校读书,其他的同学都是骑着自行车,或者走路去学校,有的家庭条件好点的,就由自己的父母开着价格一般的小车去接送读书放学。而我那时去上学,家里就已经派专门的司机开着宝马去送我读书了。许多同学都还不认识宝马车是什么样子的,看到我家的司机为我打开车门,我从车里缓慢走下来的时候,同学们都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有的人还说到:“这个同学一看就是典型的富二代,上个学还这么爱摆阔。”这时我听到另外一个同学说到:“别人家有钱,你管得着吗?你这样说是羡慕嫉妒恨。就算要摆阔,也要你有这个实力啊”。我听到他们的议论,不屑一顾的从他们身边走过,用蔑视的眼神看着他们,然后扬长而去。到了我们的教室,老师对我也是毕恭毕敬的,只要我在班上不是太过分,老师都是按照我的性子,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这里面不知含有我父母多少的金钱在起着作用,要不然一般的小孩子读书,成绩不是特别优秀的话,老师哪里会如此将就于你。尽管如此,我也不是那种骄横跋扈的人,班上哪位同学有什么困难,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帮助她(他)们,因此我在班上的人缘也还算不错。
 
校花是我的性奴,催眠校花成性奴小柔 (图片与本文无关)
到了读初中的时候,同学之间的家庭贫富差距更显突出。有的同学家里,因离学校比较远,就寄宿在学校,他们的父母每个星期就给刚好用的来的零用钱。打菜的时候,就看见他们总是站在一元的菜区。从来没看到他们舍得去买其他的好菜。班上有个男孩子,成绩很好,可家里实在是没办法给他提供优越的物质条件,整个人都面黄肌瘦的,我实在看不过去,又怕伤害他的自醉,我就以有的作业不会做,向他请教为由,给他一些感谢费。在打菜的时候,我硬是拉着他去打好菜吃。慢慢的我们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到了高中的时候,他还帮我把我们学校的校花给弄到手。读高中的时候,我们许多男同学都对校花朝思暮想,想据为己有。可做为校花,她可是何等的高傲,一般的男孩子,她理都不想理。我要不是因为出众的外表和傲人的文艺才华,加上优越的家庭条件,也是很难把校花变成我的性奴,我还是用催眠的手段才把校花小柔给变成我的性奴的。期间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要不然哪里有这么容易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