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初之前生下来的农村里的人都知道,在我们农村只要把稻子收割完之后,就会把稻草给认真的扎起来,然后晒干堆在田地里,堆成一个草垛。像个宝塔似的,上面时尖尖的,底部成圆形,这样当天空下起大雨来,水只会把上面的那一层稻草给淋湿,下面的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当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把稻草拿回家用作垫床的垫子,冬天睡起来不仅暖和,还十分的舒服。保存好的稻草还可以在冬天给牛当食物,给猪用来睡觉。到过年的时候,就可以把大肥猪给宰了,全家人就可以尽情享用美味可口的猪肉。由于我家有几块田地在偏远的山里,要把稻草用车拉回来,最少得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出门打工的儿子不在家,我的老婆又要带孙子,在家做家务活,我只好带着儿媳妇前往山里把稻草给拉回来。没人的时候,我在草朵上日儿媳妇。最后我们两人都若无其事的把稻草拉回了家。
 
在草朵上日儿媳妇,那天我再也忍不住把儿媳妇摁在草朵上日了 (图片与本文无关)
我和老婆的婚姻是家族中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给我们两个牵线搭桥的。那个时候,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是在长辈或媒人的带领下,和对方见个面,吃个饭就算相亲了。记得我第一次去老婆的家里时,我还有点害羞。双方的家长都做了一下自我介绍,我们就被老婆那边的长辈给招呼到火炉旁坐下。然后把彼此的生辰八字给拿出来,核对一下不想冲就行。第一次去老婆家,我提了好多东西去,岳父和岳母看到之后,脸上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接过我们手上的东西之后,连忙客气的说到:“来就来,提那么多东西干吗?你们也太有礼性了。”我的父母当然也会客气的回答说:“我们也没什么东西拿的,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们拿的东西差…”经过双方一番客套之后,接下来就谈正事了,老婆那边的人对我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就会过不了多久,前来我家了解情况。到了我家之后,如果他们满意的话,我给他们倒茶喝,如果他们不拒绝,就代表这桩婚事十有八九就成了。没过几个月我和老婆就办理了结婚证,婚后的我们也是相当的恩爱,可时间一久了,我就发现我的老婆身体不是很好,根本无法满足我的需求,好多次,我都是一个人自我解决的,长期以往,使得我的脾气变得十分暴躁。不明就里的儿子还被我无缘无故的打骂了好多次。只有老婆的心里最清楚,我这无名火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她也不敢吭声啊。
 
在草朵上日儿媳妇,那天我再也忍不住把儿媳妇摁在草朵上日了 (图片与本文无关)
自从儿子娶了老婆回来之后,我看到水灵灵的儿媳妇这么招人喜爱。内心难免心生邪念,好几次都想对儿媳妇下手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有一天,村里的二娃到我家来找我儿子,说和他一起作伴去他舅舅的厂里做事,儿子考虑到家里的开销那么大,也就依依不舍的跟着二娃去了广东。儿子走的时候已经是秋天,刚好草垛也可以收回家。家里出了我没有其他劳动力,我只好带着儿媳妇前往山里把稻草给拉回来。没人的时候,那天我再也忍不住把儿媳妇摁在草朵上给日了。最后我们两人都若无其事的把稻草拉回了家。干事的时候我还是在四周到处看了看,生怕被别人看到。通过这次事情之后,我和儿媳妇一有机会就在一起缠绵。